一面又叫吴婆子去将王家人都喊来。

  被王永珠和宋重锦好说歹说给哄住了,只说不差这一日半日的,等明天好好说,行李也一时半会收拾不完,天色也晚了,明儿个再说吧。

  王家几房一晚上如何辗转反侧,如何夜不能寐,如何夫妻、父子夜谈都不提。

  第二日,才睡醒,就被叫到后院,然后张婆子就说明日要回县城去,这一去,估计过年都不会回来,因着明年春闱在二月,这荆县到京城千里迢迢,恐怕要年底之前就要赶到京城去。

  王家几兄弟一听,傻眼了。

  王永富先反应过来:“娘,你跟妹子都要去吗?”

  张婆子眼睛一翻:“怎么?老婆子我这都黄土埋了半截腰的人了,如今有机会跟着你妹夫和妹子去京城看看去,说不定还能看看皇帝老爷住得屋子去,要去见大世面了,你还拦着不成?”

  王永富忙摆手:“娘,儿子不是这个意思。可您老人家今年整寿,这——”

  “做什么寿?做寿能长命百岁不成?你们老老实实的别惹祸,别气我,只怕还能让我多活几年。”张婆子一顿抢白。

  王永富本来就不善言辞,被张婆子两句话就给怼得哑口无言了。

  王永贵昨天挨了揍,今儿个进来,连坐都不敢坐,浑身都疼,自然是不敢开口。

  王永平犹豫着道:“娘,你这一走,啥时候回来啊?儿子不放心,要不,儿子跟您老人家一起去?”

  这话一说,不仅王永贵眼睛一亮,其他人都眼巴巴的看着张婆子。

  张婆子一鞋底子就丢了过去:“放你娘的屁!老娘我跟着你妹夫和妹子去,天经地义。你凑什么热闹?家里生意不要做了?日子不要过了?要不要把你媳妇也带上?”

  王永平挠挠头:“这生意过了11月也就淡了,赚不了几个钱。再说了,不还有大哥和三哥他们在家么?您老人家要带上小桥也好,让她伺候您老人家。”

  “我呸!”张婆子劈头就喷:“想得到是挺美的!凭啥?你老娘我缺人伺候?你妹子买了两个婆子一个丫头伺候我!再说了,到时候去京城,自然有你们舅舅跟着,他不比你们老成能办事?带上你们,你们懂啥?不给添乱就不错了!”

  “你妹夫和妹子是去赶考的,又不是去当官的,要操心的本来就多,你们还嫌不够乱的?趁早的都给我把主意给打消了!”

  张婆子是断然否决。

  王家兄弟都露出失望之色来,京城啊,那可是皇帝老爷,达官贵人住的地方,要是能去一趟京城,这牛能吹一辈子。

  王永珠在一旁看了,想了想:“京城咱们都没去过,因着明年春闱,只怕连住的地方都紧俏不好找。人太多了,也不好安顿。等咱们在京城安顿好了,若是宋大哥能中进士,留在京城为官,到时候再接几位哥哥嫂子到京城去逛逛。”

  “倒是今年娘的寿辰虽然不大办,也不想惊动乡亲们,我琢磨着就在县城办。到时候哥哥嫂子们,带着孩子们,都到县城去,咱们给娘过了寿辰,就启程去京城。暂时虽不能让哥哥嫂子们见识一下京城,可逛逛县城还是可以的。”

  这话一说出口,不仅王家兄弟面露喜色,江氏和柳小桥也忍不住了,更别提几个孩子,早就欢呼起来。

  去镇上对他们来说,已经都是难得的经历,能去县城,这些人里,除了王永贵,还真没人去过。

  人人都兴奋起来,京城太遥远,能去县城,那也是极好的。

  当下,所有人的心思几乎都放在了去县城这件事情上,方才那点子离别不舍之情,早就被冲的一干二净了。

  第二日,还是王永平赶着马车送宋重锦他们到镇上,这次,除了王家人,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出来送了。

  互相寒暄了好一顿,才被送上马车,目送着离去。

  走出老远,王永珠撩开车帘回头看去,七里墩已经被远远甩在了身后,越来越小……

  ※※※

  十一月的运河上,正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,都要赶在寒冬腊月,运河结冰封冻之前,赶到目的地。

  明年春闱,更是天下举子都要赶赴京城,有那偏远的,自然要早早的就上路才是。

  条件好的会一起约好,干脆包上一条客船,住得也安心些。

  条件不允许的举子,只能搭顺风船,条件简陋,住在舱底也是没法子的事情。

  宋重锦他们如今手头宽裕,本来是打算和荆县其他一起进京赶考的举人包一艘客船的。

  杜太医却在接了京城一封信以后,直接告诉他们,刚好有一队官船,要赶在年底进京,船上还有几个空位,杜太医直接就给他们定了下来。

  这官船自然好过民船,不仅大,吃水深,行驶平稳不说,最主要是安全。

  这千里迢迢去京城,总有些滩多水急的地方,也自然少不了一些靠着打劫过往船只为生的水匪。

  这些水匪也知道柿子挑软的捏,官船或者大支的船队是不可能碰上去的,那些落单的民船自然就是他们的首选。

  每年都少不了,有点船只被打劫,甚至整条船都被凿沉的消息。

  所以一般民船都会在大型码头停靠,然后约好一起走,互相有个照应。

  宋重锦和王永珠他们本来打算包的民船,是颇为有名的镖局下的船队,他们行走这条水路多年,自然有自己的一套躲避水匪的方法。

  不过官船自然是最保险的,如今天下太平,若是这些人敢对官船动手,恐怕不日就要被全部剿灭了。

  宋重锦和王永珠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,这能上官船,用的还是杜太医的面子。

  在杜太医的安排下,官船经过荆县的时候,也稍作停留,宋重锦、王永珠带着张婆子、杨宗保还有两个婆子一个丫头,悄悄的上了船队的最后一艘船。

  宋重锦和王永珠上船后,就看到船老大站在甲板上,看到他们上来,只略微点点头,然后冲着码头上的杜太医抱拳行了个礼。

  回头就吩咐人让将宋重锦他们一家子带到船舱里去,自己掉头就走了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,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最新章节,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