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话一说出来,王家人的都忍不住高兴起来,五十两银子啊。

  如今村里,就算是好人家娶个媳妇,聘礼带酒席什么的,满打满算,能用上二十来两,那就是极为舍得的了。

  一气给五十两银子,这成亲用不完,以后小夫妻手头也松泛,小日子也好过。

  还有给女孩子添妆一套头面,这乡下嫁闺女,能有个银戒指添妆就很不错了,一套头面,少说也是几十两银子呢。

  柳小桥的心一下子火热起来,昨儿个她在炕上翻来覆去的想了半宿,想明白了。

  以小姑子如今的身价和地位,对自家四哥又是最为亲近的,将来他们四房有了孩子,小姑子能亏了他们?

  更不用说,将来自己的孩子成亲的时候,小姑子说不得都是官夫人了,那不得比现在更阔气?四房如今眼看着是吃亏,可将来就占便宜了。

  这么一想,柳小桥的嘴角忍不住就翘了起来,急忙先表态:“娘,小妹,你们放心!我跟四哥以前是什么样子,以后还是什么样子,咱们家的生意也是,以后还是价钱公道,童叟无欺。绝对不拖小妹和妹夫的后腿!我娘家那边,我也回去叮嘱,若有人敢打妹夫的名号,我第一个饶不了他!”

  王永平一听,哎呦,还是自家媳妇懂事啊,也忙道:“娘,你放心!谁敢打着妹夫的名号干坏事,只要让我知道,绝对饶不了!”

  王永富和金斗也忙保证,金斗本来就对全家姑娘满意,还生怕自家爹被人说动了,听了张婆子的话,感激还来不及呢。

  此刻张婆子说什么都是对的!

  王永贵和江氏此刻脑子也都清醒了,尤其是江氏,脸上就露出几分羞惭之色来,到底咬牙还是开口了:“娘,小妹!都是我猪油蒙了心窍,这几天干出这些糊涂事情来!丢了王家的脸,给妹夫和小妹脸上抹黑了!都是我的错!娘要怎么罚我都认!”

  王永贵回过神,抢着道:“都是儿子混帐,被人吹捧了几天,就不知道自己是个玩意了!娘和小妹放心,道理我都明白了,就算为了金盘他们,我以后也不会做出这样的混帐事情了!我发誓,以后要是我干了什么对不住妹夫和妹子的事情,就让我天打雷劈——”

  王永珠开口将王永贵的话拦住了:“三哥不用发这样的毒誓,若真有一天,你们仗着宋大哥和我的势,干出什么鱼肉乡亲,欺男霸女或者将好好的生意名声败坏的事情的话,不用天打雷劈,我亲自上手打一顿就是了,一顿打不悔改,一天打三顿,打上三个月,想必是能改过来的,是吧?”

  哎呦我去!王家人面如土色,都回想起当初王永贵被教训的惨状。

  一天三顿,三个月?还有命在?王家人这是彻底绝了那份心思。

  回到后院,张婆子丢了竹竿子,躺在炕上,就喊谷雨来锤她这老腰,一边忍不住嘀咕:“这人老了,不得不服了,想当年,老娘拿着鞋底子一气追老四几里路不喘大气,如今这才抽了几竿子,倒是腰也疼了,胳膊也酸了。”

  王永珠一面扶着张婆子躺好,一面给她捏着胳膊。

  谷雨也忙跑进来,自从上次捶得张婆子腿疼了好几天后,她天天拿着吴婆子和丁婆子练习捶腿,倒是让王永珠看在眼里,问了杜太医,学了几招按摩的手法,如今张婆子一有什么不舒服,就喊谷雨来。

  谷雨进了屋里半天没出来,灶屋里吴婆子和丁婆子互相看了一眼,吐了吐舌头,吴婆子就小声的道:“我滴个亲娘啊,老太太这抽起儿子来可真是一点情面没讲啊——”

  丁婆子到底见得世面多些,正色道:“咱们这老太太才真是明白人呢,这是为那几个舅爷好呢。若是任由舅爷们不管不问,天长日久的,若舅爷真做下那不好的事情来,妨碍着咱们家老爷了,那咱们家娘子岂不是左右为难?说不得还要和娘家生分了,那时候只怕这几个舅爷才落不到好呢。”

  “况且不是我嚼舌根,咱们家娘子家这几个舅爷,也不是那块料。如今有咱们家老爷和娘子护着,在这乡里平平安安的,人人看着举人老爷的面子敬重着,这日子才好过呢。若非要踮着脚够自己不能够的东西,才是招祸!”

  “说的也是。若那几个舅爷就此明白了,咱们老爷和娘子也省心了。”吴婆子附和道。

  她们俩在那后宅打滚多年,知道好多正头娘子,亏就亏在有那糟心舅爷身上,闹得夫妻失和,反目的,到最后娘子不好了,那舅爷还能讨到什么好去?

  她们自然是希望自家举人娘子和举人和和美美一辈子,当下人的也好过不是。

  王永珠不知道两个婆子还有这等想法,只看着张婆子在谷雨的捶腿手艺下,昏昏欲睡,就给谷雨使了个眼色,退了出来。

  出了屋子,王永珠也没回屋,直接去宋重锦那边的院子里去了。

  这次回来后,宋重锦这边的院子都打扫干净了,平日里待客,议事什么的,就直接在这边,晚上才回去那边安歇,也免得人来人往的,太过吵闹了。

  到这边院子,宋重锦刚刚送走了里正和几个德高望重的村里的老者,见她过来,忙笑着迎上来,牵着手往里面走。

  “里正那边可说清楚了?”王永珠坐定后,宋重锦给倒了一杯茶,她抱着茶杯,笑盈盈的问。

  宋重锦点点头:“说清楚了,想来有里正和几位族长,还有那几位长辈压着,也不会出什么岔子了。再说了,我还留有人手在这里看着,有什么不对,自然会送信给我。”宋重锦也放松的半靠在炕上。

  “那就好,家里那边,娘跟我今天发了一顿飙,想来他们能老实一阵子了。”王永珠也放松了些。

  这些日子,他们冷眼看着,不仅王永贵他们,就连王家族人似乎都有抖起来的意思,话里话外的挤兑宋家,看似要替宋重锦出头,实际不就是想压宋家一头吗?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,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最新章节,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