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话一说出来,那些七大姑八大姨脸上都讪讪的。

  她们这不是想哄着江氏定下亲事,跟宋举人搭上关系么?再说了,这王家如今有钱了,这每天来,茶水瓜子点心不断,反正也没什么事,只说两句好话,在王家就能混个半饱,谁不乐意来啊?

  当然,回去背地里都笑王永贵和江氏,还真为自己有这个福气呢。

  当初不过是个在外面的混混,婆娘孩子都要家里爹娘和兄弟帮忙养活的,江氏也是个扶不上墙的软泥,如今托着王家那丫头的福气,倒是都抖起来了。

  因着这点子嫉妒,那背后的话着实不好听。

  没想到今天被张婆子当面给揭破了,哪里还有脸呆下去,都陪着笑忙找借口溜了出来。

  那边江氏人都傻了,那盆水就冲着她去的,一盆里半盆都交代在她身上,此刻浑身湿透了,头发还滴着水,狼狈的站在那里,动都不敢动。

  金花这几天被江氏拘在屋里,每天听外面那群没事的婆娘天天唠叨什么金盘高中啊,什么自己能嫁多好的人家,耳朵都被念出茧来。

  私下也劝过江氏,别让那些人进门了,江氏这几日也如同中了邪,死活就听不进去。

  金花正发愁呢,江氏这个亲娘只怕是忘记了,这奶和老姑还在家呢。

  没想到,这奶就打上门来了。

  听了这动静,金花从屋里出来,大气都不敢出,只拉着金勺和金盘,溜这墙边站好。

  张婆子已经冲着后面院子喊人了:“老四,去给我把老三喊回来!他要是不肯回来,打断他的狗腿,给老娘拖回来——”

  金花和金盘打了个哆嗦,知道奶是动了真怒了。

  就连江氏,被这凉水一浇,再听了婆婆这话,那中了邪的脑子也清醒过来了,两腿一软,噗通就给张婆子跪下了,哆哆嗦嗦的,就是说不出话来。

  记得金花都恨不得要帮她说了,才上前一步,就看到奶和老姑看了过来,不说奶了,金花看着王永珠神色没了往日的温和,反而板着脸不苟言笑,那迈出去的腿嗖得就收回了,低头站定再也不敢动了。

  本来这动静就闹得大,不仅后面王永平和柳小桥被惊动了,就连大房的王永富父子三听到张婆子的声音,不知道出了啥事,也忙赶了过来。

  看到江氏一声湿哒哒的跪在地上,谁还不明白?都不敢做声。

  王永平低低的应了一声,就出门找王永贵去了。

  张婆子冷哼一声:“今儿个们都别走,都在这里给老娘站好了,一会把老三拖回来,我自然有话说!”

  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站得笔直了些,就连金勺,虽然年纪小,可也会看人脸色,看哥哥姐姐都贴着墙根站,他也贴着墙根不敢动。

  到底还小,没站一会,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想哭,看看左右,没敢哭出来。

  王永珠看到了,示意金花把金勺给抱起来,又从荷包里摸了一块糖,塞给金勺。

  金勺有了糖,笑呵呵的要往王永珠怀里扑。

  王永珠今儿可是有正事,只拍拍他的头,让他一边坐着吃糖去。

  且说王永平出了门,也不用寻,只往村口去,王永贵肯定在那里。

  果不其然,一堆人正围着王永贵奉承,王永贵明明心里得意,嘴里还要说些谦虚的话,偏又压不住那得意,看在外人眼里,就有些虚伪。

  听王永平叫他回去,还有些不情愿:“这回子有什么急事不成?我一会子再回去——”

  王永平本来想给自己这个三哥面子,可没想到他这么不上道,干脆的道:“娘说了,要是不肯回去,让我直接打断的狗腿,拖回去——”

  王永贵那热血上头的脑子,一下子那血就降了下去,打了个激灵:“我这就回去,这就回去——”

  也不说客套话了,拉着王永平就往家走,一路还问:“可是家里出事了?”

  王永平闷头走路不做声不搭理他,两兄弟很快就到了家。

  一进院子,看到江氏跪在地上,自己的亲娘手里拿着一根细竹竿子坐在椅子上,自家妹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,王永贵的腿肚子就开始发软。

  还没开口,站在亲娘后面贴着墙根的金花和金盘就杀鸡抹脖子一般给他使眼色。

  王永贵心知不对,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娘?找我啥事?”

  张婆子一声冷笑:“哟,举人他舅兄老爷回来啦,这不让人去请,只怕连回家的道都忘了吧?”

  王永贵嘿嘿一笑,搓着手凑到张婆子旁边:“娘,您这说的是什么话?这不是寒碜儿子么——”

  “啪——”一声,张婆子扬手就是一竹竿子抽在了王永贵的脸上,瞬间就抽出来一条血痕来。

  王永贵淬不及防之下,嗷一嗓子就跳了起来:“娘,咋滴啦?抽我脸做啥?”

  张婆子手下没停,那竹竿子竿竿见肉,抽得王永贵上窜下跳,惨叫连连。

  到底张婆子曾经大病过一场,虽然如今病好了,可因着百日没过,有些滋补身体的药膳这才开始慢慢吃,就有些比不得以前了。

  只抽了十几下,就腿脚有些追不上王永贵了。

  王永珠慢条斯理的上前,捋起袖子:“娘,先歇会,我来替您抽——”

  张婆子点点头,将竹竿子交给王永珠,不忘记叮嘱一句:“用力抽,不把他脑子里进得水给抽出来,把他那天上飘得魂给抽下来,别停手!别心疼这竹竿子,娘我准备了十好几根呢,抽到明天去的都有!”

  王永贵听了这话,连跑都不敢跑了,开玩笑,老娘抽还有活路,老妹抽,那真是要人命啊。

  当即,那热血也不上涌了,脑子也不发热了,呲牙裂嘴的走到张婆子面前,噗通给跪下来,哭丧着脸:“娘,老妹,别抽了!我认错还不行?”

  张婆子冷笑:“错哪里了?”

  王永贵……

  神特么知道错哪里了!可这老娘和老妹都要收拾自己,肯定是自己错了!

  吭哧吭哧的说不出来,王永珠手里的竹竿子轻轻在地上一敲,刚好敲在石板上,那石板咔嚓就裂开了几条缝……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,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最新章节,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