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了船,两个学子千恩万谢,知道宋重锦还没定客栈房间,就极力的邀请跟他们一起住。

  他们早早就几个人一起包下了院子,多挤两个人也无所谓。

  宋重锦只说自己有住处,才好不容易推辞了。

  到了杜太医说的地方,果然是一进小院,闹中取静。

  打扫得干净,色色都齐全的。

  一对老夫妻看着房子,看到宋重锦和杨宗保到了,没一会就烧好了热水,整治好了饭菜。

  等到宋重锦这边安顿好了,才出门去找长青书院的那几个交好的同窗。

  杨宗保早就知道他们住在哪个客栈,直接带了过去。

  那个同窗见到宋重锦也松了一口气,这样看就要考试了,宋重锦回了乡下还没赶到,他们就怕宋重锦赶不上,这一错过就又要三年了。

  如今亲眼看到他,也都放心了。

  几人寒暄了几句,宋重锦才知道,果真是,这青州府如今热闹的很,客栈都住满了,还有不少的人家也将房间给租了出去。

  还陆续有不少学子会赶到,到时候只怕有的人都没地方去住,只能到城外的庙里借住。

  就这些长青书院的同窗,来得不算迟,也没订到什么好房间,每天来来往往的人,闹腾得每天想温习下书都不行。

  宋重锦一听,倒是大方的邀请这些人到自己住的院子里来,不说别的,安静。

  也没外人打扰,一起温书,互相探讨一下是再好不过的。

  大家都知道宋重锦的为人,不是那等只嘴上说说的,既然开口了就是真心邀请。

  不过大家都有分寸,知道这院子也是宋重锦借住的,只说白天来温书,晚上仍旧回客栈去。

  客栈虽然闹腾些,可也有好处,各种小道消息来源多。

  几人约定了,因着白天多了人在这边温书,杨宗保在外面走南闯北的,多么精明,晚上就封了五两银子给那看房子做饭的老俩口,让他们白天多准备些饭菜,这算买菜的钱。

  那老两口没想到还有这个外快赚,喜得见牙不见眼,没口子答应了。

  每日整治干净的饭菜,吃得那几个同窗又是感激又是不好意思,商量了以后,硬是封了个红包,凑了几两银子算是交的伙食费。

  宋重锦本不在乎这点银子,可也知道这几个同窗的脾气,都不是那占人便宜的。

  只一笑收之。

  很快就到了八月初九,秋闱开始。

  这秋闱一共三场,八月初九、八月十二和八月十五三场,每场三天。

  如今八月白天虽然还热,可到了晚上,也夜风就开始转凉了。

  又怕考生们携带小抄作弊,这考生身上还不能穿夹衣。

  王永珠早就打听过,张婆子也有经验,所以早早的就给宋重锦带了几件单袍,晚上冷还能多穿几件,也免得受凉。

  还准备了油布,这是怕万一刮风下雨,也好挡一下风雨。

  每个考生吃食自备,因着天气炎热,也不敢带饭菜进去,不然一天就馊了。

  大多是带干粮进去,对付几天。

  那小院的老俩口里的婆子,做得一手干烙饼,倒是省却了宋重锦的麻烦。

  加上宋重锦还带着自己做的菌菇酱,又带了二两茶叶,还有小号的红泥小风炉,一个小茶壶,打火石和一小筐木炭。

  进了号间后,有专门放置风炉和茶壶的地方,可以煮点开水喝。

  本来宋重锦是没想带着自己,可王永珠却十分坚持,她问过了,那贡院准备的水,都在一个水缸里,谁知道那水缸洗刷干净没?

  这生水喝下去,万一导致肠胃不舒服可就一切都毁了。

  倒宁愿麻烦一些,也要避开这些可能。

  宋重锦一听,说的有道理啊。

  也就不嫌弃麻烦的,将王永珠所列的单子上的东西都给备齐全了。

  排队进考场,宋重锦本以为自己这样背着大筐算是夸张了的,可到了现场,前后一看,才发现,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。

  有带着被褥的,有带着炒锅和油盐酱醋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是来考举人的,是来考厨师的。

  还有带着小厮和丫鬟来,要进去的。

  大多是背着大筐子,毕竟要在里面住上三天两晚不是。

  手头宽裕的人家,这个时候自然更舍得,恨不得连家都搬进去,再自己进去伺候才好。

  手头紧的人家,也是尽了自家最大的所能,带上平日里都不舍得吃的白面烙饼。

  杨宗保将宋重锦送到了贡院的门口,门口几个小吏,正在细心的翻捡,凡是有不合格的或者违禁的,一律都丢了出来。

  宋重锦坦坦荡荡的任人检查,一面嘱咐杨宗保:“舅舅,你三天后来接我就行。”

  翻查了一番,宋重锦没带任何不合格和违禁品,自然就给了号码牌子放行了。

  进了里面,按着牌子上的号码,找到自己的号间,还好,位置不前不后,正好在树荫下,太阳还晒不着。

  放下东西,宋重锦先将风炉、水壶之类的放好,又将自己的号间洒了杜太医给的驱蛇虫的药,将笔墨砚台拿出来一一摆好,去打了一壶水来,然后静坐在号间等待着。

  时间一到,贡院的大门立刻就紧闭了,如狼似虎的护卫牢牢的守护着,外面的人休想进去,里面的人别想出来。

  号间里,考官们给每个人都发了纸张,然后就有考官拿着考试的题目慢慢的走过没一个号间,让考生看清楚了题目。

  整个贡院里,除了考官的脚步声,人人都屏气凝神,生怕漏看了题目上的一个字。

  等到考官走完一圈,就已经有人开始磨墨铺纸,开始答题了。

  宋重锦却并不着急,先是将题目写在了草稿纸上,然后一边在脑子里思索着,一边手下也没闲着。

  先将风炉点燃,又将水壶里的水先倒出一点一会预备磨墨,剩下的全部坐在炉子上,等着水开的时候,就开始磨墨。

  墨磨好了,水也开了,将茶叶捏了两小搓进去,立刻茶香四溢,让人头脑一清。

  这茶香让本来巡查的考官忍不住眼神都飘了过来,更有那考生们,闻着这位味道就忍不住口舌生津,有那胆子大的,就探出头来,被考官给呵斥了进去。

  宋重锦慢条斯理的将茶壶拎到桌上,才铺好纸,沉吟片刻后,开始埋头泼墨起来。

  小提示:在搜索引擎输入"大熊猫文学",即可找到本站,谢谢。

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秋闱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,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最新章节,农女有田:娘子,很彪悍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